种种迹象表明,三星电子并没有败走中国,一退一进之间,三星电子已经随着中国制造业的调整,完成了从低端走向了高端,从下游走向了上游的转型之路。

文 | 张超
最近,三星在中国获得了意外…

种种迹象表明,三星电子并没有败走中国,一退一进之间,三星电子已经随着中国制造业的调整,完成了从低端走向了高端,从下游走向了上游的转型之路。

文 | 张超

最近,三星在中国获得了意外的高曝光率――“三星手机市占率仅剩1%”、“三星各地手机工厂接连关闭”,这些新闻一度让三星败退中国的说法甚嚣尘上。

可事实却是,仅2018年,三星电子就从中国市场拿走了2600多亿元人民币的营收,相比之下,手机卖得比三星好得多的小米,2018年的总营收也不过1749亿元人民币。

如果再深入细究一下,你会发现三星既没有败退中国,更没有告别“中国制造”。

三星手机业务两年关中国四厂

确实,三星电子最近在中国进行了一轮“关停并转”。

10月,三星电子宣布关闭惠州工厂,这是三星电子在中国的最后一家智能手机工厂,1993年正式投产,最高峰时拥有3000多名员工,年产手机近6257万部,占三星电子全球手机产量的17%。

三星惠州工厂

11月,三星以组织架构调整为名,在中国进行了大规模裁员,涉及20%的员工,总数达上千人,重点是手机业务销售和市场部门,原本在中国的11个分公司以及办事处也被合并成了5个。

12月,三星电子旗下的电子元件制造公司三星电机宣布,将在12月24日关停昆山工厂,正式退出智能手机主板(HDI)业务。因为从2014年开始,昆山三星电机就面临亏损,今年已是连续亏损的第5个年头。

昆山三星电机工厂

算上此前相继关闭的深圳、天津工厂,三星两年内已经连关四厂,甚至三星关闭中国工厂已经不算新闻了,反倒是员工动辄拿到“N+5”、“N+3+工龄奖+择业期工资”的丰厚补偿,羡煞了一群吃瓜群众。

乍看之下,三星电子似乎正在逃离“中国制造”,而承接“中国制造”的是越南和印度。

目前,三星电子在越南已经拥有8家工厂和1个研发中心,还在印度扩建了位于诺伊达81区的工厂,准备将其建设成为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机工厂,产量将由6700万部提升至近1.2亿部。

三星电子关闭的工厂,大多与手机业务相关,这主要是三星手机在中国市场份额长期徘徊在1%左右,而在越南和印度,三星手机还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在越南,三星电子已经累计投资173亿美元,而2018年全年,三星电子越南分公司的营收就达到了657亿美元,相当于越南全国GDP的28%。

在印度,三星手机市占率20%,仅落后于小米的26%。但印度正在经历换机潮,100美元至300美元之间的智能机需求特别大,三星中低端智能手机Galaxy A系列、M系列智能手机正在印度市场热销。

中国手机品牌最离不开的外企

然而,手机业务在中国打了败仗,三星电子却依旧在中国赚的盆满钵满。

三星电子2018年经济报告书显示,其去年在中国营收为43.2万亿韩元(约2605亿元人民币),占全球营收的18%,中国仍是举足轻重的市场。

这是因为三星电子仍“拥有世界第一制造竞争力”,其在电子产业拥有最完整的上下游产业链,手机业务只是三星电子全产业链的下游,上游的显示面板、半导体存储芯片、电池技术等,才是他们的核心竞争力。

比如在显示面板行业,三星电子是当之无愧的霸主,特别是在OLED面板领域,智能手机用的中小OLED面板收入占整个行业OLED面板收入的88%,而三星电子又占据了9成以上的OLED中小面板产能。

搭载三星OLED屏幕的三星Galaxy Fold折叠屏手机

以2018年三季度为例,整个智能手机屏幕市场(OLED+LCD),三星电子市场份额高达57.8%,远超京东方的7.8%和深圳天马的7.7%。从经营情况来看,2018年三季度,三星电子面板营收10.09万亿韩元(当时约合616亿元人民币),利润1.10万亿韩元(当时约合67亿元人民币),而京东方同期的营收为259.91亿元人民币,利润为4.04亿元。

三星电子面板营收是京东方的2倍有余,利润则超过了16倍。

包括OPPO、vivo、小米等中国手机主流品牌,超过80%的机型采用了三星电子产的屏幕,甚至华为也一直将三星电子作为屏幕供应商。有消息指出,在有LG和京东方作为备选的情况下,华为还是选择三星电子作为旗舰机型Mate 30 Pro的屏幕供应商。

搭载三星屏幕的华为Mate 30 Pro手机

而在半导体存储领域,三星电子也一直占据着头把交椅。

半导体存储芯片主要分DRAM、NAND Flash、Nor Flash三类,DRAM一般用于电脑内存(DDR)和手机内存(LPDDR),NAND Flash、Nor Flash则属于闪存。

这其中,DRAM和NAND Flash属于最大的两个门类,据最新的统计,2019年三季度,三星电子在DRAM市场拥有46.1%的市占率,在NAND Flash市场有33.5%的市占率,都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名。

三星手机用内存芯片

甚至可以这么说,中国手机行业,最离不开的外国企业就是三星电子。

中国“人才红利”取代“人口红利”

三星电子在中国通过上游产业获利颇丰,正是三星电子向高端制造业进行大规模调整的写照。

三星电子财报显示,早在2017年,其显示面板和半导体存储芯片业务营收就达到108.17万亿韩元,超过了智能手机业务的106.67万亿韩元。

最关键的是,三星电子在中国高端制造业的投资,并没有像手机业务那么萎缩,反而加大了力度。外界普遍认为,这是三星电子的战略调整,正好搭上了中国由“人口红利”向“人才红利”转移以及制造业转型升级的关键阶段。

三星在越南的一家工厂

中国的“人口红利”确实正在退潮,人工成本不如越南、印度等国家。比如有数据显示,越南工人平均月薪大约550万越南盾(约合人民币1630.85元),加上越南实行一周六天的工作制度,周六不算加班工资,相比中国来说有巨大的成本优势。

然而,中国工人的素质却与日俱增,显现出了“人才红利”。

教育部统计,中国人受教育程度逐渐提高,2018年度,高中阶段毛入学率88.8%,各级各类学历教育在校生2.76亿人,比2017年增加了500多万人。

中国还建成了世界上规模最大的高等教育体系,2018年的高等教育毛入学率为48.1%,比2017年又提高了2.4个百分点,中国的高等教育已经迈入普及化。

在这个背景下,中国产业工人的优势非常明显,主要体现在劳动效率、技术熟练程度等方面。

一位曾多次前往三星手机越南工厂考察的韩国供应商高层表示,“对比来看,中国的工人明显要比越南的工人受教育程度高,作业前教育比较快,作业准则掌握比较快,技术工人数量十分庞大却非常好管理,而且这些年来一直在提升。”

印度从事精密制造的女工

作为对比,印度工人在精密制造方面的技术,根本无法与中国工人相提并论。比如组装一部iPhone,需要大约400个工序,包括抛光、焊接、钻孔和上螺丝。印度工人必须经过相当长时间的培训,才能正式走上工作岗位。

这也导致印度富士康虽然为iPhone X规划了两条生产线,但是目前只先开了1条,1个月产量只有6万部。而在中国,2016年的郑州富士康就有94条生产线,一天生产50万部iPhone,产能是印度富士康的250倍。

三星在中国上游产业猛砸钱

中国的产业链,在“人才红利”的加持下,正在进行着转型升级,从低价值产业向高价值产业转移。

三星电子也正在配合着进行调整,并且从几年前就开始布局。

2012年,三星电子在中国高端产业投资占总投资比重的13%。2013年到2018年,三星电子向中国新增投资额已达到228亿美元,折合人民币1600亿。这其中,高端产业领域投资占比从13%猛增到55%。其中半导体存储芯片、液晶面板、动力电池等技术项目投资超200亿美元。

以半导体存储芯片为例。2012年,三星电子就在西安投资了108亿美元建设一期项目,生产NAND闪存芯片,这是三星电子海外投资历史上投资规模最大的项目,也是我国西部地区引进的最大外商投资高新技术项目。

三星电子在西安的工厂生产NAND闪存芯片

到了2017年,三星电子宣布在西安进行二期投资,先期追加70亿美元。

鉴于5G设备和网络需求的不断上升,明年全球内存芯片市场将出现反弹,三星电子在今年12月10日又宣布在西安追加80亿美元投资,二期投资总计150亿美元全部到位。

二期项目将于2021年下半年竣工,届时每月可加工13万片晶圆,占到整个三星电子同类产品的37%,占到全世界同类产品的13%。

今年年初,三星电子又在天津投资了24亿美元,进行车用MLCC工厂(多层陶瓷电容器)、动力电池生产线等新项目的建设。

今年7月,三星电子在广西钦州的7.5代液晶面板生产线也已经开工……

种种迹象表明,三星电子并没有败走中国,一退一进之间,三星电子已经随着中国制造业的调整,完成了从低端走向了高端,从下游走向了上游的转型之路。

Next Post

金光闪闪!利物浦球衣添上世俱杯盾牌,连赢3个洲际冠军创127年神迹

周日 12月 22 , 2019
今天是中国传统节气冬至,而在今天凌晨结束的世俱杯决赛中红军也为中国球迷献上了一份大礼:凭借着加时赛菲尔米诺的进球红军1-0战胜了巴西球队弗拉门戈,127年俱乐部队史上第一次捧起世俱杯冠军。同时也用一座...